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仙友留步》仙友请留步免费阅读 GL 仙友留步耽美

更新时间:2021-02-02 12:01:35

《仙友留步》仙友请留步免费阅读 GL 仙友留步耽美 连载中

《仙友留步》

来源: 作者:柳一念 分类:浪漫青春 主角:元浔,小庆

完结小说《仙友留步》是柳一念最新写的一本浪漫青春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元浔,小庆,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小庆楼掌柜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你说说你们,有这个...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小庆楼掌柜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你说说你们,有这个闲钱,去买些灵药仙草法器也行啊,干嘛非得拿到这里浪费啊!”

成一宁:“掌柜的心意,菁妙心领了,只是弟子们素日训练着实辛苦,这也是给他们一个释放压力的机会。”

“这样可以释放压力?别把自己人给伤着了!”

成一宁笑:“有些事儿啊,他就得通过这些事儿才可以释放出来。至于伤到自己人……掌柜的就不用担心了,菁妙自有防法。”

于是小庆楼掌柜也就不好说什么了。

夜,胡拆海喝的菁妙弟子都睡下去了。

只有一小部分还清醒这的菁妙弟子去浔汜城寻乐。

尚汜就带着元浔出了小庆楼来到浔汜城街上,凡尘佳节的夜总是比白日要有趣得多。

而浔汜河旁则是更加热闹。

在浔汜河旁,有一株常年盛开的独木成林的海棠树。

元浔调皮的跳上了树,却被尚汜揪了下来。

两人不乏兴致的在街上走着。

尚汜此时虽然是少年样,可揪其根本,也不过是一个小孩子。

而且还是一个常年不下山的小孩子。

于是对那些古怪新奇的玩意,就,特别的,没有抵抗力。

而尚汜是对小孩子没有抵抗力,于是只要元浔多看了两下的东西,尚汜都毫不犹豫的给买了下来。

刚开始,元浔对师尊这样的行为很感动。

后来……元浔开始感到无奈。

“师尊,这皮影真的不用买,买了咱们也玩不来啊!”

“没关系,可以研究。”

“师尊,这个鸟不用买,菁妙山多得是。师尊,糖葫芦一串就行了啊,师尊,不是,师尊,你买这么多我们放哪里啊?”

尚汜暼了一眼抱着东西的元浔。

然后就用食指触碰了一下就将这些东西全部给收起了来。

路人看呆了,元浔看呆了。

尚汜:“有储物法术,不用担心。”

元浔:“……”弟子根本不是这个意思啊!!

随后的元浔尽量控制自己不往四处瞟,不露出惊叹喜欢的表情。

然后尚汜就专注的买自己的了。

但是尚汜这令人惊讶的购买能力让元浔怀疑是不是菁妙山一直短缺师尊的吃穿用度来着。

也不知道是不是修炼不足的原因,一圈逛下来,元浔被累得蹲在地上直喘气。

而尚汜则大大方方的走进了一家成衣铺。

元浔逛得也累了,于是就在店外寻了块石头坐着等着师尊。

“哥哥?”

元浔听见一声清脆的幼女声响起。

但是元浔没有看向那个幼女。

只是扒着地上的小草,又将小草咬住,故意将领口放松,把一头整齐的头发揉乱。

“小孩儿你怕是认错人了。”

那幼女摇头:“蕊儿没有认错人,蕊儿认错天下人也不会认错哥哥的,你就是我的哥哥,你是林家少爷林欣泮。你就是哥哥,你,你,你明明就是!”

这幼女前一秒还在据理力争,两个脸蛋红扑扑的。后一秒就瘪起了嘴,豆大的泪珠从她眼中流出。

似是受自家师尊的影响,元浔也是最见不得别人哭。

看见林欣蕊哭,也是立马愁了起来。

“你哭什么啊,别哭,乖,哥哥这里有糖葫芦,别哭了。”

蕊儿接过糖葫芦立马就止住了哭声,果然是个女孩子都抵不住糖葫芦的诱惑的。

“蕊儿,你告诉我,你是从哪里来的,是和谁来的?”

这孩子也乖,听着尚汜的询问立马就回答了。

林欣蕊:“我是从闽城来的,和爹爹一起。”

“那你们来闽城干什么?”

林欣蕊:“爹爹不让我说对别人说,不过如果是哥哥的话应该没关系。”

元浔:“所以你们来是为了什么?”

林欣蕊:“找你啊!爹爹说哥哥你是在浔汜城被他弄丢的,所以你应该还在浔汜城。果然,爹爹说得没错。”

元浔心里一酸:“可说了我不是你哥哥。你哥哥和你同岁,我可是大你好几岁,你看,单从年龄上来看,我也就不可能是你的哥哥啊。所以我……”

谁知这句话却惹怒了欣蕊。

“那你又怎么知道我哥哥和我同岁呢!”

元浔:“……”完了,疏忽了。

“我猜的。”

“猜得这么准?”

“嗯!”

“本小姐是傻子才会信你!

“我……”

“蕊儿!”

就在两人相争的时候,一个文弱的中年男子见着蕊儿立马跑了过来抱住蕊儿。

“林欣蕊你怎么这么皮呢?爹爹心脏都快被你给吓了出来了我的天啊,你要是出个好歹我怎么跟你娘交代啊我。”

元浔见着那林欣蕊的爹爹来了,于是也就默默的走了。

他是元浔,不是林欣泮,那孩子,终是认错了。

对,认错了。

“想什么呢?”

突如其来的声音把元浔吓得一跳。

“师尊,你走路怎么没有声音呢,下死浔儿了。”

尚汜:“为师见你在此,也是唤了许久,某小子自己神游天外,不理事物,哼,还乖为师行路无声?真是。”

元浔听着这话语不大对:“师尊,浔儿错了,师尊别生气。”

“为师哪儿敢生气。”

虽然尚汜语气一如平常但是元浔敢肯定自家师尊是生气了,别问他为什么知道,问就是直觉!

于是这一路就在元浔讨好中度过了。

待到两人回菁妙山的时候已经是第二日清晨了,两人刚一踏进清修阁就被眼前的一幕震撼到了。

一排排,一列列,陈列在清修阁前的全是用精致的竹篮金桔。

在每个篮子上还贴着一张红纸,上书“浔弟,生辰安好。”

元浔看着这句话笑得像个傻子。

书房里,尚汜正在绘画,元浔此刻也恢复成了原来的样子。

然后,就坐在那里傻笑,还一边磨墨一边傻笑。

尚汜:“你若有心为为师磨墨,就把这痴笑憋住,免得一个不注意,把这上好的墨给糟蹋了。”

于是元浔只好放下磨,然后低着头笑,开始憋着笑,后来放出声笑,再后来开怀大笑。

尚汜被这笑声吵得也是无力作画:“你今天怎么这么开心?”

元浔捂嘴憋笑:“没什么。”

但是还是忍不住。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