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腹黑童养夫》腹黑童养夫 微盘 RPS 腹黑童养夫免费下载

更新时间:2021-01-17 00:03:37

《腹黑童养夫》腹黑童养夫 微盘 RPS 腹黑童养夫免费下载 连载中

《腹黑童养夫》

来源: 作者:乔逗 分类:现代言情 主角:沈怀风,楚傲寒

乔逗新书《腹黑童养夫》由乔逗所编写的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沈怀风,楚傲寒,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众人的目光集体转移到沈怀风的身上,她的面皮一下子...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众人的目光集体转移到沈怀风的身上,她的面皮一下子涨紫起来,她左右相看,众人的脸上形状各异,有疑惑的,鄙夷的,畏惧的,以及幸灾乐祸。

“皇后娘娘,这件事您要怎么解释?”荣嫔玉葱一样的指甲轻轻拨弄着自己发间的一枚赤金扁钗,看似无意,却将沈怀风整个人推到了人前。

沈怀风六神无主,只是愣在人前,良久才说了一句:“这头面是我送的不假,可这上面的毒却不是我下的。”她眼神清亮,直勾勾的看向楚傲寒,她不会做这样的事,这是她唯一能说的。

楚傲寒又何尝不知,她的心本就不在他的身上,又何必去花那样的大力气去伤害他的孩子,只是....他眯起眼,目光滑过在座的每一个人,那些莺莺燕燕娇媚的脸庞下藏着多少污浊?到底是谁要害怀风?

“如今白妃娘娘生死未卜,皇后娘娘却轻轻巧巧一句话把自己的责任推脱得一干二净,阿弥陀佛,罪过罪过,这孩子当真是无辜。”南婉仪小声念着佛号,仿佛很是为白妃抱不平的样子。

知道自己已经成了众矢之的,沈怀风一下子焦急了起来,“只不过是一个头面,又经过了这么久的时间,怎么就能确定这毒是我下的。”

“嫔妾等可都是见过的,娘娘将这头面赐予白妃娘娘后她一直深感娘娘恩德,常常佩戴这头面,若说还有其他人,那就只有白妃娘娘自己下毒了。”不知又是哪位信誓旦旦的妃嫔开了口,沈怀风已经不知道了,她只知道自己是被人陷害了,今天这一场局她本以为自己是身外人,却不知从踏入时起,就如同跌入蛛网的猎物无处可逃了,她不知道自己的那副头面怎么会沾染上毒药的,她送那头面只是一时兴起,别人又如何得知她会把这头面送与白芊芊呢?所以,一定是白芊芊把头面带出凤仪宫后沾染上的,那么...是谁?到底是谁要害她?

她的目光梭巡着,是张幼兰?还是沈卉云?还是她们身后众人中的哪一个?一张张娇颜从她面前滑过,那一双双眼眸深不见底,让她看不明,她只知道自己仿佛被抛入冰河之中,寒凉从脚底绵延至头顶,让她动弹不得,她对上楚傲寒的眼,她想在这群审视的目光中找到一丝安慰,只要一丝就好,让她知道自己不是一个人茕茕独立与这让她彷徨的地方。

但是,她失望了。

他狭长的眼,并没有看向她,也没有开口说话,只是把目光投向了另一边,将一道孤冷的侧脸留给她,她觉得自己有一瞬的窒息,她深深吸了一口气,调整了一下呼气,盈盈拜跪在楚傲寒的面前,“请皇上明察,臣妾并未戕害龙子,毒杀白妃。”

莲心跟着沈怀风一同跪下,“皇上,我家娘娘是什么人您是最清楚的,她怎么会害人。”

她的头低得很低很低,这是她第一次跪在楚傲寒的面前,她知道今天的事是一个局,如果她不做小伏低,就一定会落入那人的圈套,她一向在楚傲寒面前是随心的,自由的,她盼望着楚傲寒信她,救她。

“既然娘娘说自己是无辜的,那么搜查娘娘的寝宫,也无妨吧。”张幼兰终于开口了,她朱唇微启,螓首轻垂,仿若事不关己,只一句话就让沈怀风变了颜色。

她脑内飞快的旋转,是张幼兰?她如此咄咄逼人,难道真是她?

她知道,自己的宫里一定被人放了东西,真是查出来,她就是有一百张嘴也说不清了,旋即回首怒目而视:“兰妃真是好本事,帝后之间说话,哪里轮得到你一个小小妃嫔插嘴。”

张幼兰轻哼一声,“臣妾自然是不敢在帝后间插嘴,可事关龙子,臣妾不得不说上几句公道话,臣妾等都知道,娘娘为后多年,至今膝下无子,不光您着急,沈大人也为您而着急。如今,白妃先怀了长子,莫论男女,都是皇上长子,长幼有序,只怕到时候您就算有了自己的孩子也赶不上这位尊贵的长子了。”

沈怀风知道这样的话是不成立的,可在外人看来,却是板上钉钉的事实,沈弼言一心盼着沈怀风生下嫡长子,可她的肚子却迟迟没有动静,倒是白芊芊先有了身孕,这件事从表面上来看,伤害白芊芊最大的受益人就是她沈怀风,可只有她和楚傲寒知道,他们压根就没有夫妻之实,又何来孩子一说。

“休得信口开河,本宫乃是皇后,怎么会去残害皇上的孩子。”沈怀风知道自己的辩解很苍白,可她实在是不知该如何是好,到底该怎么化解眼前的困局,现在的她当真是坐困愁城,没有半点办法。

“尚德,你去派人搜查凤仪宫。”楚傲寒一脸倦容,与尚德对视一眼,尚德当即明了,转身就要走。

“且慢。”张幼兰又开了口,今日的她比平日更加的沉不住气,却又更加的咄咄逼人,她盈盈浅笑道:“皇上,臣妾知道您是最公允的,惠妃与皇后娘娘同为沈府小姐,您可不能厚此薄彼,尚德原为皇后宫中人,只怕让他前去会让外人误会皇上故意偏袒,不如让臣妾宫中的人一同前去,到时候也好还娘娘一个公正。”

楚傲寒脸色不悦,“兰妃今日不似往常,倒是比往日能说了几分。”

张幼兰知道楚傲寒含了怒气,可如此好的机会她不想错过,若今日一役能彻底掰倒沈怀风,那么皇后之位就会有空缺,届时自己就有机会坐上这宝座,力持母家恢复往昔繁华,所以,她不能,也不可以放过这个机会。她依旧言笑晏晏:“皇上总爱取笑臣妾,芳纹带几个老道的跟着尚德公公去凤仪宫罢。”说完,那叫芳纹的姑姑稳健的点了几个人就率先去了凤仪宫,尚德见此情景不由心中悔恨刚才没有先一步去。

时间就在这一分一秒中度过,沈怀风笔挺的跪在柔软的地毯上,那五彩斑斓的牵丝羊毛万蝠毯华贵美丽,可沈怀风却无心欣赏,她的汗一滴一滴滚落,从额间滑落至下颌再落到毯上,砸出一朵灰蒙蒙的水花。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