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鸾翔》鸾翔凤翥怎么读 同人志 鸾翔章节目录

更新时间:2020-09-22 12:04:32

《鸾翔》鸾翔凤翥怎么读 同人志 鸾翔章节目录 已完结

《鸾翔》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容小崖 分类:古代言情 主角:匡章,钟离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容小崖原创的古代言情小说《鸾翔》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匡章,钟离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清溪子听完匡章的话,沉吟片刻,匡章身为紫斉国第一大家族匡氏的少主,深得紫斉王宠信,消息来源自然准确。 “原来如此。前几日离儿的家...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清溪子听完匡章的话,沉吟片刻,匡章身为紫斉国第一大家族匡氏的少主,深得紫斉王宠信,消息来源自然准确。

“原来如此。前几日离儿的家书上说她母亲病重,希望她能回去相伴左右。骨肉亲情割舍不断,好在他只说是‘天下护’而不是‘天下统’也算给离儿留了生机”。

“师父!您想让离儿下山?”匡章紧张的上前一步道:

“离儿从未离开过云梦山,生性单纯,弟子此番详细秘查了她整个家族,那样的家族离儿如何生存啊?”

云梦山的弟子下山后各为其主,历来不必顾及同门之情。但他们三人不同,原来的弟子学个三五年便下山,有的只是同门之情。他们三人则是自幼相伴,钟离和王蝉算是由他一手带大,有的是手足之意。他放不下师弟王蝉,更放不下小师妹钟离,他们就像刻在他骨血里的亲人,碰不得、伤不得,否则就是刮骨抽筋的痛。

清溪子见匡章一脸紧张的神色,抬头望向剑秀峰。

“章儿,为师守着云梦山多少年自己都不记得,日月星辰的转换对为师来说只是自然规律,激不起任何波澜。”

“当年云梦山遭遇变故,为师想的是天意不可违。直到...离儿出世!她让为师感悟何为执着,何为事靠人为!”

“这十五年来为师守着、费心安排着她的人生,耗费心血只为改变她既定的命运,却未想过这才是她的命运,为师之前所做的一切都只是顺应了她人生既定轨道”。

“为师知道你们师兄妹情深,为师也想护她一世无忧,可是...如何才是无忧?”

“师父…”

清溪子抬手阻断匡章想要说的话,转了个话题。

“章儿,为师很少过问谷中俗世,基本都交给你打理,离儿和蝉儿平时虽爱闯祸,还是很听你的话的,一起去剑秀峰看看吧”。

匡章一直知道师父是得道高人,与他们这些凡人不同,而且师父很多事不愿与他们提及。

他颔首默默跟在清溪子身后,看见师父满头银发之中隐约可见几缕青丝,他脚步停顿了一下,凡修道之人,发丝越纯净洁白,说明内心的尘欲越少,越接近仙道。

师父的发色本已洁白,如今乍现青丝…

望着师父的背影他张口欲言,最后还是咽了回去,跟着师父走出去。

师徒二人刚走到剑秀峰的半山腰,就听到一阵吵杂的鸟鸣声。

“离儿又招惹雀翎了!”匡章无奈的叹笑。

清溪子眉头紧皱,就见钟离的两名贴身侍女秋槿和秋水面色惊慌的从大门方向跑了出来,看见他们面色明显苍白起来,急忙上前行礼,清溪子挥挥手,两人局促的退到一旁。

清溪子注视着她俩不安的神情,轻声问道:

“离儿呢?”

“小姐...,小姐许是....去龙王峰找蝉少爷了”。秋槿低垂着头颤颤巍巍的回话。

“去了多久了?灵犀兽何在?”

两人对视一眼,扑通跪了下来不敢言语,清溪子面色微冷,快步走向剑秀峰。

匡章扫了一眼跪在地上的两人沉声道:

“离儿平时胡闹,当初我一再叮嘱你们务必寸步不离的守着她。”

“奴婢们有愧少主嘱托,请少主责罚!”

匡章看着她们,想到离儿一向心软,若罚得狠了她必定伤心,就道:

“今日先罚你们跪在这里,什么时候离儿回来,你们什么时候起来!以后再有差池,决不轻饶!”

两人叩首谢罪,安静的跪在一旁。

竹楼的庭院里,雀翎在半空中叽喳徘徊着,见清溪子和匡章进来,如闪电般直冲而下,直落在清溪子的肩头不停鸣叫。

清溪子安抚般拍拍它的头,它才安静下来。

见到一旁的匡章,橙色的眼睛闪烁着亮光,扑腾一下跳了过来,落在匡章的手心,歪着小脑袋在他手心里蹭着。

清溪子抬头望着西方晕染的红霞低声道:

“这个时辰,他俩也该回来了,我们进去等吧。”

匡章颔首跟随着进入竹楼。

不过半个时辰,远处就传来一阵混乱的声响,喧嚷声、敲打声、动物暴躁的吼叫声,每个声音此起彼伏,配合得天衣无缝。倏然,所有的声音都消失了,周围变得骤然安静。

钟离和王蝉怔然的看着前面跪着的两人,内心同时闪过两个字:“完了!”

飞身从灵犀兽的背上跃下,她拉起两人心中愧疚不已:“都是我连累你们了,我去找师伯解释和你们无关”。

“小姐无事奴婢们就安心了”。

她轻咬嘴唇,涨红着脸赔不是。

王蝉走过来望着竹楼方向低语问道:

“师父在里面呢?”

两人同时点头望着他,钟离也望着他。

“干嘛?不会又让我都承担下来吧?”

钟离蹭了过来,小手拉着王蝉摇晃着:“小师兄,离儿再罚下去,手都没力气给你酿帝女酒了!”

“少来!在这样下去,我都没命喝酒了!”

钟离也不和他废话,直接拉着一脸不情愿的王蝉往竹楼走去。

来到竹楼门前,钟离眯着眼往里瞄着。

门突然从里面打开,清溪子正静静地坐在藤椅上,那只原本应该坚守着帝女桑的雀灵则一脸倨傲的站在师父大腿上。

不用想一定是它泄露了他们的行踪。

灵犀兽瞪着小眼也探头望着,见到正对门坐着的清溪子,撞开他俩窜过去,用巨大的头蹭着清溪子,似撒娇也似告状般发出“吭吭”的叫声,雀翎也助阵似的在它头顶叽喳徘徊着。

清溪子低头轻拍它的头,灵犀兽扭了扭屁股,回头朝着他俩哼叫了一声。接着看见匡章时眼前一亮,踱步过去昂头绕着他转了一圈。

匡章眼里含笑拍拍它厚实的身躯,它才慢腾腾走到墙角躺下休息去了。

钟离撇了撇嘴,心里鄙视的说了句马屁精!紧接着跑到桌旁,一边双手快速动起来,熟练地烫杯分壶,然后双手捧着茶杯,递给坐在竹椅上的清溪子,满脸堆笑。

“师伯,您渴了吧,请喝茶”。

又跳到匡章面前,一把推开旁边的王蝉,挽着他的手撒娇:“大师兄你可回来了,你不在的日子里小师兄净欺负我了,我都想死你了,有没有给我带礼物啊?”

王蝉翻个白眼瞪着她,见师父一个眼神扫过来,赶忙端正好姿势行礼,然后才窜到匡章跟前,抬起右拳捶着匡章的肩膀明朗笑着。

“你可回来了!”

匡章轻笑,看着这一对活宝每次闯祸都会在师父面前上演的装傻桥段。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