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茶修闯仙途》林小草修仙记 straight(直人文) 茶修闯仙途无广告

更新时间:2020-08-28 16:03:28

《茶修闯仙途》林小草修仙记 straight(直人文) 茶修闯仙途无广告 连载中

《茶修闯仙途》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晴空悠然 分类:仙侠奇缘 主角:魏河,魏茹凤

晴空悠然新书《茶修闯仙途》由晴空悠然所编写的仙侠奇缘风格的小说,主角魏河,魏茹凤,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魏河正在一旁翻晒白芪。这是茶园种植的伴生灵植中的一种。虽然不过是不入阶的灵草,但胜在好侍弄,产量足,又几乎是所有炼气期修士需要的...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魏河正在一旁翻晒白芪。这是茶园种植的伴生灵植中的一种。虽然不过是不入阶的灵草,但胜在好侍弄,产量足,又几乎是所有炼气期修士需要的丹药的丹方都含有的灵草,根本不用担心销路。

最重要的是,这种灵草能够完美的融入茶园里的生态圈,与灵茶树以及另外几种灵植相辅相成,因此也是魏家除灵茶外很重要的一份产出。

听了妻子的话,魏河脸上原本难看的脸色反而淡了,透着几分冷漠。“不外乎是吃到了自作主张的甜头,便觉得普天之下唯有她才是最机敏的。”

向上爬的路,若当真像她想的那般简单,当年先祖手中明明握有那么大的底牌,又何必选了低阶茶农这样一条最艰难的路?

当年的先祖,虽是土木灵根,论资质和战斗力,乃至于心智和眼界,可都不是从未真正出过宗门,只知道跟几个女修内斗的小丫头魏茹凤能比的。

“可如果这丫头当真已将那罐灵茶的消息泄露出去……”苏婉却没办法像丈夫那样平静。

“那也不过是她自己自寻死路。”魏河的神色淡漠,隐隐透着对这个次女的无情舍弃以及作为当年西沧界茶修魏家的风骨和自信。“不过一罐中阶中品灵茶罢了,便是给她又如何?便是连这茶山和里面所有的灵茶树一起舍弃,满足她拜师的野心,又如何?”

真当这区区一座云雾山,亦或者一株高阶灵茶树,就是他魏家立身的根本不成?

“那山上可有先祖们千年来寻回的原始型茶树,有些甚至是世间仅此一株……”虽然苏婉并不完全知晓云雾山上的秘密,但即便只是她所知道的那些,也并不是轻易能够得来的。

“也不过是这一带目前为止发现的单一母株罢了。”魏河摆摆手,不以为意。“且不说十万大山辽阔,先祖们所及之地不过十之一二,就是整个东临界,还有无数小世界和秘境,先祖们也未曾到过,谁敢说没有更好的?”

可,那毕竟是十几代魏家人的心血。魏家修士几乎都不过是炼气期亦或者筑基初期,修为最高的一位也就是在筑基后期,大多寿命不长,且子嗣不丰。单是为了这些灵茶树殒命的先祖便有好几位,甚至差点儿为此断了魏家他们这一支的血脉传承。若非迫不得已,谁又会愿意拱手送人?

但这话,苏婉不能说,也不敢说。

她深知自家夫君的脾气,也知道二女儿自当年那事起,便与家里离了心。她只后悔当年不该心软,瞧着那孩子好胜心强,不愿落了人后,自己与夫君便将那灵茶拿了出来。

这孩子根本就不知道那罐灵茶到底意味着什么。

说到底,魏茹凤虽然曾经和魏如雨一样,被魏家夫妇当做继承人培养。但是魏茹凤从小的心思就不在继承云雾山上,一门心思想着提升修为,进入内门,才能真正高人一等。

因此,即便魏河自她六岁起,教导了她八年,但魏茹凤对灵茶的认知实在浅薄的很。

如果说魏如雨已经到了能够尝试自己挑选砧木,嫁接新的茶树苗,试着独立打理茶园,同时开始练习自己炒茶的程度,那么魏茹凤最多也就是知道茶山上的普通茶园日常该怎么打理,知道自己喝的是什么品种的灵茶罢了。

毕竟,灵茶树的种植是一门大学问,而即便是同一座茶山上,不同的茶园环境,不同的茶树品种,乃至不同树龄的茶树,照料方式都是有着区别的。

更不要说灵茶的制作、贮存、冲泡、品饮,里面的学问还很深,即便魏如雨现在也尚未接触。

这日之后,魏茹凤又回了魏家两次,且一次比一次带回来的“礼品”丰厚。且大概是察觉到自己之前的态度太过强硬,使得魏河不仅不买账,还对她十分不喜。

魏茹凤似乎这才反应过来对方是她的家人,不是胡家后宅里那些日常服侍她的杂役弟子,更不是她摆出来高高在上的姿态,对方就会自觉低人一等的其他外门负责种植的弟子。

好歹是在后宅生活的人,且面对的也是自己的生身父母,魏茹凤倒是迅速改变了态度,采取怀柔政策,不断向父母讲述着自己在胡真人后宅生活的不易,修炼的不易,以及能够筑基成功,还寻得一个好师父,这中间她付出了多少……

毕竟是亲生女儿,魏河的态度,似乎也因为魏茹凤的苦苦哀求在一点点软化。

但魏茹凤未曾注意到,随着她将自己现如今在内门的处境和她那位“夫主”及未来师父的态度愈加清晰的表述出来,魏河的眼底,也变得日渐冷漠,甚至对她逐渐起了杀意。

然而他终究不过一个筑基初期修士,妻女更是两个炼气期,在那些大人物眼中如蝼蚁一般。若不是顾及长子及其师父的存在,对方怕是早就出手抢夺了。

怪只怪,他这二女儿过于天真愚蠢。

也怪他没有教好,才会让她以为,区区一罐中阶中品灵茶,便能满足了对方的胃口。

只是这些深沉的苦闷,和每一个辗转反侧到天亮的日子,大概也只有他的枕边人苏婉清楚。

但除了按魏河的吩咐,将二女儿带回来的“礼品”,该收起来的收起来,该送厨房给魏如雨加餐的也半点儿不可惜的全给做了菜,然后将魏家新收的各种农作物以及原本打算留着自家喝的低阶灵茶尽快变卖,换成了灵石和丹药外,她什么都没问。

也怪魏茹凤一心扑在说服自己阿父身上,连以往每次回来都会去厨房跟苏婉打个招呼,说上几句的面子功夫都顾不得了,才会半点儿不曾察觉魏家的异常。

其实这个季节的茶园,并没有太多需要人照料打理的。只不过魏如雨素来贪玩,加上阿父答应她只要她今年表现好,明年可以在茶山上里单独开辟出来一小块茶园让她自己打理。一心想拥有“自己的茶园”的魏如雨,便使了十二分的力气,想学习更多照料茶园的本事。

当然,要是能从哪位先祖遗存下来的种植手记里发现对方对于茶花的研究的话,那她就更欢喜了。

可惜的是,从她三岁识字至今,已经背完了阿父书房里所有的先祖手册,甚至就连那些枯燥乏味的各种有关茶园生态环境构建、伴生灵植灵虫乃至是腐质菌种如何选择,这些其实她现在还没有学到的内容都不放过,却依然一无所获。

也不知道该说是天意弄人,还是魏如雨的脑洞无人能及?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