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重兰毓秀》重兰毓秀酌颜小说 穿越文 重兰毓秀章节在线试读

更新时间:2020-08-10 00:09:16

《重兰毓秀》重兰毓秀酌颜小说 穿越文 重兰毓秀章节在线试读 已完结

《重兰毓秀》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酌颜 分类:古代言情 主角:明间,松泉

独家完整版小说《重兰毓秀》是酌颜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明间,松泉,书中主要讲述了: 脑仁儿还是闷闷的疼,但是却不是偷懒的时候,既然不想重蹈前世的覆辙,那就得改变。稍早时,兰溪想了很多,不管从哪里开始,她的战场都在...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脑仁儿还是闷闷的疼,但是却不是偷懒的时候,既然不想重蹈前世的覆辙,那就得改变。稍早时,兰溪想了很多,不管从哪里开始,她的战场都在这个内宅。而祖母,虽然已经孀居,是个看似随和的老太太,却是这兰府后宅中真正的明白人。何况,就冲着前世祖母对自己的善意,她也该对她老人家好好敬孝心才是。

那边,流烟正满面狐疑地瞅着她,她家姑娘可是从来不爱请安的。姑娘本就是清高骄傲的性子,在老宅守孝的这两年,却更是由着自个儿,性子也愈发古怪孤僻了,平日里总是以着头疼脑热,不愿去老太太和三太太那两处院子请安。

三太太还好,毕竟是自个儿的亲闺女,哪儿有怪的理,便是老太太,自来便偏疼三老爷,对姑娘这三房的嫡长女说不上多宠溺,却也还是疼爱的,越是如此,姑娘便越是越性儿,后来索性便不去了。

平日里若非必要,连院门也不出一步,跟姐妹们更是说不到一处去,倒跟她们这些院子里的丫鬟还要亲近些。今个儿却不知道怎么的想通了,竟是主动说要去请安?

兰溪又岂会不知突来的转变会让人生疑,但她没有时间再等,好在,她早已找到了借口。

“昨日夜里,梦见了祖父!”

流烟啊了一声,半张着小嘴,不知道说什么。眼见着自家姑娘暗淡地半垂下小脸,不由在心里暗骂了一声,又心疼起来。

“昨个儿夜里刚下了雨,只怕外边儿有些冷。既是要去请安,可得穿暖和了!”

说着便急匆匆从柜子里翻了一领雪青色素面杭绸披风给兰溪披上,又唤了廊下的小丫头嘀咕了两句,主仆俩才一前一后走了出来。刚走出里间,便对上一人。

也是十二、三岁的年纪,同流烟一般穿了身靑布裙衫,但在裙摆却绣了一株老梅,虬枝疏影,襟口袖口都散落着梅花瓣,心思巧妙,绣工也算上乘,这么俏生生立在风口,便似能让人闻见梅香。再一细看,那眉眼疏淡细致,却暗含一丝孤高冷傲,可不是如这梅般,傲雪寒霜?俄顷间,那人已经福下身去,低低唤了一声。

“姑娘!”

“嗯。”

兰溪应了一声,瞄了一眼她手中托盘,盘中放了刚裁好的两叠纸,左边一叠泛着浅黄,细薄柔软,是罗纹,右边一叠白润如玉,质细而厚,是玉版宣。兰溪抬起头再望向半垂着眼的那人,勾唇笑了。

“煮雪就是个心思巧的,这同样的靑布裙衫,总是能穿得比旁人雅致!”

流烟撇撇嘴角。

“姑娘,煮雪不一直就是个雅致人儿么?”

说完,却又想起虽然自己跟枕月姐姐占了这一等的名头,可这煮雪却才是姑娘跟前第一得意人,不由暗暗后悔,垂了眼,怕兰溪怪责。

谁知兰溪却像是没听到一般,只是笑笑,没有多言,扶了流烟的手,主仆俩便出了明间。

刚一踏出门槛,一股清冽中带着潮气的风扑面而来,一帘夜雨洗清秋,院中的树木涤尽了尘埃,越发绿得透亮。但正是一层秋雨一层凉的时候,青阳地处偏南,还不见什么秋色,若是换了在京城,此时已然是满目秋**碎。

廊下的两级石阶早被院子里扫地的小丫鬟清扫干净,不见落叶积水,但仍然有些湿意,阶下已经停了一顶青帷小轿,两个轿夫正朝着兰溪躬身行礼。

如今的兰溪可不像从前,万事不过心。瞧见轿子,自然就明白了方才流烟跟那小丫头嘀咕了些什么,微微笑着瞥了她一眼。后者却恍若不见,兀自眼观鼻鼻观心。

既有轿子,流烟便也没有伺候着兰溪换那木屐,只自己穿了,随着那顶两人抬的青帷小轿,晃悠悠踏进了那满园的雨后清凛之中。

世族女子最重规矩,哪怕是在自己家中,兰溪也丝毫没有掀开帘子往外看的想法,这园子都是自家的,还怕以后寻不着机会好好逛逛么?这般想着,坐在轿子里,越发的安然。

轿子晃晃悠悠行了约莫一刻钟,便到了老太太的院子。院门上的楠木牌匾上书“松泉”二字,便是院名,出自“泉萝两幽映,松鹤间清越。”之句,取其松鹤遐龄之意。

这松泉院落于兰氏历代家主住处清正堂的右后方,是兰老太太如今的孀居之所。这牌匾却是十余年前翻修老宅之时,由祖父亲手所书,正是银钩铁画,内敛锋锐,不负祖父两朝帝师,一代宰辅之盛名!可惜字犹在,风骨犹存,书写之人却已魂消逝去,可不就是物是人非!

就在兰溪概叹唏嘘之际,耳边响起一道柔缓带笑的嗓音。

“五姑娘来了!”

来的是老太太屋子里的大丫鬟宝瓶,笑吟吟的望着兰溪不见半点儿诧异的模样,就像是每日里都见着兰溪一般,再自然亲切不过。

“这下了一夜的雨,五姑娘身子一向有些弱,老太太挂心着,今个儿早起就一直念叨着姑娘,姑娘这就来了,可不是祖孙连心么?”

好一张巧嘴!兰溪在心里赞叹着,面上也展出笑来。

“让祖母挂念是我的不是!这不,觉着今日身子骨爽利了些,就赶紧过来了,一是怕祖母挂心,二是惦念着祖母。倒是要谢谢宝瓶、宝簪几位姐姐,若非你们精心伺候着,我们这些儿孙也不能放心!”

“五姑娘哪里的话,伺候老太太可是我们奴婢的本分。再说老太太疼我们,我们都知道呢!”

宝瓶一边说着,一边将兰溪迎进了院子,心里却在暗暗纳罕,这五姑娘有些时日不见了,今日怎的却像是换了一个人?往日她可是对她们这些丫鬟爱答不理的,更别说有个笑影儿了,今日却自始至终都是个笑模样,嗓音柔软带笑,说的话也中听。

却哪里想得到,如今的兰溪,已非从前那不知世事的女孩儿,在后宅中浸Yin多年,见识过的污秽腌臜不知凡几,别说这般笑语迎人,更难为的事,她也做过。

眼见着就要到明间,宝瓶连忙敛起纷乱的思绪。

“大太太、二太太还有几位姑娘都在,五姑娘快些进去,也好陪着说话!”

一边低声说着,一边打起了帘子。

里面想来已经有人进去通报过了,兰溪方踏进门槛,便听着老太太慈缓带笑地唤她。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