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冥王大人有请》冥王的新娘 YD 冥王大人有请百度云

更新时间:2020-08-01 08:03:10

《冥王大人有请》冥王的新娘 YD 冥王大人有请百度云 连载中

《冥王大人有请》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小庭花花 分类:玄幻言情 主角:郑远,郑府

新书《冥王大人有请》全文在线阅读,作者小庭花花,主角郑远,郑府,是一本玄幻言情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九夭走出树林,一块块方正的田地在她眼前铺展开来,正值秋季,金浪翻滚。 在阳光照耀下,一条四五尺宽的泥土路惨白得刺眼,如丝带穿过田...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九夭走出树林,一块块方正的田地在她眼前铺展开来,正值秋季,金浪翻滚。

在阳光照耀下,一条四五尺宽的泥土路惨白得刺眼,如丝带穿过田间,这头是青翠树林,那头是青砖黑瓦的官塘乡。

“许文轩。”

男子听到九夭喊他,忙几步上前,舔了舔干燥的嘴唇,“神明大人有何吩咐?”

九夭抬起素手,理了理被风吹乱的鬓发,眼睛微眯,望向路的尽头,“官塘乡十年前可曾发生什么怪事?”

许文轩凝神思索片刻,回道:“似乎并无怪事,不过像我妻子一样无缘无故痴傻的女子,十年间光官塘乡就有二十多个,据说是官塘乡犯了邪神……”

说到此处,许文轩声音低了下去,直至无声。

毕竟他眼前这位来路不明,万一……

他不敢多想,也不敢多语。

九夭听言,只觉一口气凝结在心头,这还不算怪事,凡人的心真是比天还大。

到了官塘乡,九夭在许文轩的指引下,暗中将每个痴傻女子都调查了一番。

年纪最大的不过三十多岁,年纪最小的才豆蔻年华。

仔细推敲一番后,九夭的目光停留在了官塘乡豪绅郑远身上。

这些痴傻女子的相同之处,除了都是女子之外,还有一点,就是都曾去过郑府做工。

那个豆蔻年华的女孩,就是从郑府回家半月后出现痴傻症状的。

目标确定,接下来就好办了。

郑远虽是官塘乡豪绅,家宅却远离街市,建在官塘乡西南角的山上。

虽然景色宜人,视野开阔,但未免过于偏僻。

九夭找许文轩借了套他妻子的衣裙,扮成普通女子,敲开了郑府的门。

“小女子来此地寻亲无果,在他人指引下,来贵府找份活计。”

她佯装羞涩,低头小声道。

眼前之人身形瘦削,若非衣着华丽,丝毫不像豪绅,倒像乡里教书的先生。

方才郑府管家什么都没说,直接将她带到了郑远跟前。

郑远摸着黑色山羊胡,将她打量一番后,笑眯眯道:“行善积德乃是郑家本分,既然你无亲无故,就留下吧。”

问清九夭会些什么后,他将九夭安排到了厨房做烧火丫头。

混吃混喝一天下来,九夭发现厨房除了她,就只有一个上了年纪的老妇人。

老妇人始终沉默不语,九夭起初以为她本性寡言,可是观察下来,却发现妇人没有舌头。

借着给郑远送饭菜的机会,九夭顺口提了一句,“厨房的大娘竟然没有舌头,太可怜了。”

郑远将筷子在桌上戳齐整,冷笑道:“世上可怜之人多了去了,你无亲无故也可怜,**持一大家子也可怜,咱们各自可怜着就好,旁人的可怜管不着,也甭管。”

九夭微微一笑,退了出来。

看来郑远白天说郑府是乐善好施之家,不过是应付她罢了。

郑府虽然处处透露出古怪的气息,但她却不能确定谁才是兴风作浪的鬼怪。

唯一能肯定的是,这事与郑远脱不了干系。

她的任务是抓住不该留在世间的鬼怪,送到地府换取曼珠沙华。

至于祸乱一方的恶人,她才懒得管,郑远只要不是鬼怪,无论做了什么都与她无关。

九夭刚回到厨房,老妇人就拉她坐到厨房满是油渍的木桌旁,接着端来两盘菜,一碗饭,推到九夭面前。

九夭看着面前的饭菜,摸着圆鼓鼓的肚子,犯起愁来。

她同郑远说自己烧饭做菜是一绝,就是为了方便偷吃。

方才趁着老妇人不注意,她早已吃得打起了饱嗝,如今哪里还吃得下。

老妇人坐到九夭身侧,露出慈祥的笑容。

九夭将饭菜推到她跟前,“您吃,我不饿。”

老妇人摆摆手,拍了拍自己的肚子,示意自己吃过了。

所谓吃过了,就是一个馒头加一碗剩菜汤。

郑远虽然腰缠万贯,却是有名的铁公鸡,对下人尤甚。

桌上的这两盘菜,是老妇人特意留下的。

九夭本以为老妇人是留着她自己吃的,没想到她自己只吃了一个馒头,却将饭菜留给了她。

“那便倒了吧。”

她面无表情地留下这句话,就起身走出了厨房。

九夭最不擅接受他人好意,尤其是老妇人这种,自己都吃不饱,却还去管他人冷暖,实在令她心烦。

她施了个隐身诀,潜入郑远的卧房。

还未来得及翻找,郑远就推门进来了。

看着直接上床睡觉的郑远,她朝天翻了个白眼。

此刻正月黑风高,怎么看都适合郑远这种为富不仁的人办事。

他直接呼呼大睡,她还怎么跟踪调查。

等郑远睡着,她在卧房内窸窸窣窣翻了一通后,什么都没找到,只得无功而返。

老妇人还在厨房忙碌,九夭望向厨房那个佝偻的身影,稍加犹豫,走了进去。

“大娘,我帮你。”她顺手接过老妇人手中的一摞碗碟,“大娘,你的舌头为何没了?”

老妇人洗碗的手顿了顿,接着对九夭展颜一笑,脸上的褶子挤在一起,沟壑纵横,就像官塘乡外那条泥土路面。

见老妇人继续洗碗,并没有要告知她的意思,九夭也不强人所难,默默帮她收拾碗筷。

既然来郑府做工的女子都变得痴傻,想必她也已经被盯上。

就算她不去寻鬼怪,鬼怪也会自己找上门来,所以她并不着急。

夜里,她坐在后院墙头晃荡双脚,百无聊赖时,厨房里的那个老妇人走到了院中,似在等候什么人。

不到半炷香的功夫,又有两个老妇人来到了院中。

九夭饶有兴致地打量着院中三人,一人无舌,一人无耳,还有一人无眼。

无舌妇人比划着什么,无耳妇人看到,说给无眼妇人听,“又来了一个姑娘,咱们就要解脱了。”

夜深人静,三个老妇人哭哭笑笑,既喜又悲,十分诡异。

九夭端坐墙头,想着如果此刻飘下去,说不定会直接吓得那三个妇人魂归地府。

“这也不失为一种解脱呢。”

一盏茶的功夫过去,她望向重归寂静的后院,幽幽开口道。

那三个妇人一哑一聋一瞎,吵吵嚷嚷一番,却是颠三倒四,前言不搭后语。

九夭除了知道她们也与那鬼怪有关,并未探听到更多。

不过能长久留在郑府的,多多少少都应该知道鬼怪之事。

他们每个人看起来都不正常,但做起事来,却又处处正常,九夭一时间还真是无从下手。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