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这位天师是妖怪》这位天师是妖怪三百文学 傲娇受 这位天师是妖怪出柜

更新时间:2020-07-23 04:02:36

《这位天师是妖怪》这位天师是妖怪三百文学 傲娇受 这位天师是妖怪出柜 连载中

《这位天师是妖怪》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身登青云梯 分类:仙侠 主角:张惟,木珠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身登青云梯原创小说《这位天师是妖怪》,主角是张惟,木珠,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对于“岁厄星君”这位神,张惟这些日子一直在搜寻他的相关信息,却一无所获。 别说是具体的神像供庙了,就连民间传说也一点没有。 先前...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对于“岁厄星君”这位神,张惟这些日子一直在搜寻他的相关信息,却一无所获。

别说是具体的神像供庙了,就连民间传说也一点没有。

先前,他头一次听到“岁厄星君”这个名号时,便思考过自己身上的什么东西,会和这位神产生联系。

当时,自己身上只有女鬼的气息,以及融合的鸦妖精魄。

这一鬼一妖,怎么看,都不可能与天庭中明显位阶不低的神灵产生联系。

但刚刚,他突然想到了一种可能。

就像手持阴司令的正宗阴官可以为非作歹,那么反过来,为非作歹的妖魔鬼怪,能不能变成名列仙籍的神仙呢?

比如说,天庭招安。

张惟越琢磨,越觉得有可能。

“既然如此……是和红衣女鬼有关,还是那只乌鸦妖怪?”

张惟喃喃自语道。

红衣女鬼这种滞留在阳间的鬼王,怎么看都跟星君关系不大。毕竟,她就是要进入仙班体系内,也是进阴司,而不是天上。

而自己融合的那只乌鸦,却是才从鸟蛋的孵出来的。很明显,这只乌鸦也没有时间成为星君。

但是,它的祖宗呢?

握着阴司令,张惟沉思了许久。

他决定做个尝试。

一道黑羽,割破了他的手掌。

张惟将血滴落到了阴司令上。

毫无反应。

他有些失望,自己猜错了?

便在这时,一道璀璨的白光,自阴司令上骤然绽放!

道道乳白的气息流逸而出,迅速缠绕到了张惟的身上。

不过片刻,一切气息便被尽数纳入了张惟体内。

张惟心中一喜。

“看来,应该是和乌鸦有关的……”

略一感应,他果然发现,自己体内的妖气不再散发。

甚至是黑金袈裟散发的怨气和阴气,也一并被掩盖了起来。

而这一切的功劳,都源自那股融入了自己体内的白色气息,也就是香火。

“原来如此……不论是妖身还是鬼身,一旦融合香火后,便能成为所谓的神身。融合香火,应该是得授官位后,才能做到的。”

张惟猜测,自己能够开启阴司令,并且成功融合其内的香火,应该和自己身上岁厄星君的气息有极大的关系。

再度审视手中的阴司令,张惟这次能明显感觉到其内已经空空如也,没剩下一丝香火。

至于阴司令中记录的官位、身份等,张惟却无法感知。

略一思考,他大体有了猜测。

岁厄星君的气息,能够激发阴司令中的香火,是因为香火是神之间通用的。岁厄星君如此之高的位格,想开启一个普通鬼差的阴司令,实在是太过容易。

不过,岁厄星君毕竟和阴司地府不属于同一个建制,换言之,岁厄星君是天官,管不到阴司的事儿,张惟自然无法感应到阴司令内的官位记录。

所以,阴司令还有没有更多的作用,他便无法确定了。

好在对张惟来说,能够启用香火,隐藏自身气息就足够了,阴司令有没有其他作用,他并不是很在意。

就算阴司令在他手里,只能用作香火容器,他也能接受。

张惟心满意足地伸了个懒腰。

困扰自己许久的问题得到解决,他感到十分轻松愉快。

“似乎……还有点问题。”

重新感受了遍自身,张惟发现自己体内的香火,正在慢慢流逝。

他的身躯,并不能完全留住香火。

“应该是我境界太低的缘故。我虽然融合了鸦妖精魄,身体却仍旧是肉体凡胎……”

这样想来,阴司之神,似乎大都是以魂魄直接融合香火;而星君等神,境界高绝,身躯也已超凡脱俗,融合香火自然能保证不流失。

看着这般珍贵的香火,缓缓地消散在空气中,他感到很是心疼。

张惟尝试了一下,却无法使香火和自己的魂魄融合。

“原来是这样……香火必须有所寄托,魂魄形质虚无,却是不能直接同香火融合。

“难怪大大小小的神,都必须要有泥胎塑像。神像的作用之一,应该便是承载香火。香火经过这么一中转,神灵们才可使用。

“没塑像的,也得有阴司令这种东西。不然,没有肉身的神,是没办法收集、利用香火的。”

张惟知晓的杂识不少,当下做过尝试后,稍一联想,便将真相猜了个七七八八。

轻吸一口气,他明白,自己乐观得有些早了。

气息的隐藏,只是暂时的。

等到香火耗尽,他便又要妖气外泄。

好在,香火散失的速度很慢,他还有充足的时间。

张惟思考起如何获得香火来。

毫无疑问,直接杀阴官,是获取香火最方便快捷的方式。

但是……

风险太大。

其余的方式,张惟并不太清楚。

看来,自己得尽快想办法了解如何获取香火了。

……

……

距离当初杀尽山贼回城,已经过去了月余。

如今风头已过,张惟不打算再等,锁上了铺子门,直接出了城。

他稍微该换了下行头,不至于让人能轻易认出自己。

如今,张惟距离彻底消化阴差,只剩下最后一线。

这也意味着,距离炼气中期,他也只隔了一张窗户纸。

一旦进入炼气中期,他便有了更为充足的法力,来尝试炼制符箓。

而炼制符箓,同样需要不少钱财。

所以,脱手这五匹马,成了当务之急。

他打算留下其中最好的一匹,养到铺子里,剩下的全部卖掉。

分次将马匹赶回城内,他直接去了集市。

……

……

杀人巷中,一顶软轿落在了棺材铺前。

“夫人,铺子没开门呢。”

一旁的贴身侍女,轻声向轿子里说道。

胡霜儿淡淡的声音,自轿内传出:“等着。”

侍女迟疑了片刻,还是开口道:“夫人,只是买一口棺材,咱们何必特意从城东赶到城西……城内的棺材铺也不止这一家……”

“老爷生前,最喜欢这家的棺材。他曾不止一次嘱托过我,给他置办身后事时,一定要来这家铺子。”

侍女闻言,咬了咬嘴唇,低下头,不敢再多说什么。

此时,木珠恰好从门内走出。

见到棺材铺前停了顶轿子,还有不少家仆跟随,她走上前去,温声问道:“客人是在等店面开门么?”

侍女见有人搭话,走上前去:“不错,敢问这位姑娘,可知店主何时回来?”

“不清楚。”木珠摇了摇头,“只是,昨日这家铺子才转手,大概是没这般快开门营业的。客人可能要白来一趟了。”

听着木珠略带歉意的声音,轿内的胡霜儿,眼睛忍不住一眯。

她出声回应道:

“多谢姑娘提醒。他呀,会给妾身开门的。”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