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罗刹孤女之逆绝九天》将门孤女之田园美眷 女王 罗刹孤女之逆绝九天年下攻

更新时间:2020-06-24 00:08:38

《罗刹孤女之逆绝九天》将门孤女之田园美眷 女王 罗刹孤女之逆绝九天年下攻 连载中

《罗刹孤女之逆绝九天》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黄铁矿 分类:玄幻言情 主角:彤雉,清霜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罗刹孤女之逆绝九天》的小说,是作者黄铁矿创作的玄幻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小屋后方是一片荆棘林,藤蔓缠绕得半点缝隙都没,彤雉摸摸身上无刀,「喂!你那天在螭龙潭是不是拿走了我的弯刀!现在好了,要用刀的时候...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小屋后方是一片荆棘林,藤蔓缠绕得半点缝隙都没,彤雉摸摸身上无刀,「喂!你那天在螭龙潭是不是拿走了我的弯刀!现在好了,要用刀的时候没得用了!我可不愿意用手扳开这些刺人的藤子。」

清霜闭上眼睛,似乎在发动着什么能量,彤雉惊讶地发现,眼前的荆棘藤蔓竟自行退开,现出一弯曲小路。

「妖法!你不是什么次罗刹!我看你就是只妖怪。」

「闭嘴!本公子现在很衰弱,没力气吵嘴!」清霜的微弱的声音,让彤雉安静了下来。

彤雉扶着他,走进了林子,经过之处荆棘又再度闭合。不知多久,一顶纯白的大帐在眼前中出现。

她揭开帐子,把清霜扶到床上,又帮他盖好了被子,清霜就昏睡了过去。

彤雉摇摇头,想起阿曼是那么的聪明,同为次罗刹的清霜又能化身为怪物,次罗刹到底还有多少个?每个人又都有什么特长?

她退出帐子外面,发现除了荆棘外,地上满是一株一株的紫色小花。

她想起在厄克巴曾经有巫医贩卖补骨药材,她记得胡韭子的淡淡辛辣味,一定是清霜为了自己的毛病特意种的。

彤雉顺手抓了一把边走边跳的进了帐,把胡韭子放到茶水里。

但清霜在昏睡,又怎么喝这水呢?

「对了,散浸还原法,若将这药汁逼入他身体,也许好得更快。」

彤雉掀起一角的被子,把胡韭子茶倒在清霜的身上,集中精神把水逼进清霜的身体。眼见那些小水滴像在热锅里,窸窸窣窣的跳了起来,一下子全钻进了清霜的皮肤。彤雉把被子再度盖上,清霜仍然昏睡着。

「你是谁?」帐门口站着个清秀的少女感觉比自己还小几岁,凤眼,瓜子脸,英气勃发。一身杏色的裤装,腰间系了把小剑。彤雉打心底觉得这少女很合自己脾性!

「小姑娘,清霜刚才昏倒了。我这不是送她回来休息吗?既然你回来,他就有人照顾了,你告诉我怎么离开这吧。」

那少女叹口气摇了摇头,

「他,我可照顾不来!门口那小木屋一看就知道是给他毁了,我是来找他算帐的。那小木屋花了我多少时间盖的,教他随便就给毁了!既然他现在不醒人事,等他醒来再跟他计较吧!」

虽然雪朵对彤雉除了冷淡,还夹藏着微妙的嫉妒,但彤雉并没有因此讨厌女生。可能是因为小南是第一个真心待她好的人吧。

「我叫彤雉,跟清霜的表弟小骆是朋友。你叫什么名字?」

「我是清霜的管家,我叫思无。我奶奶不久前过世了,她特别嘱托我要照顾公子。虽然我年纪不大,但这个家伙在想什么我可一清二楚。」

「姊姊,来这坐吧!公子一般来说两天后才会醒来,我泡壶茶给你喝。」

说完思无在帐中的角落拿出一个泡茶用的小火炉,烧起水来。接着思无在帐子里的小柜子中,拿出了一个小木盒,开了盖子仔细的从盒中用小竹条赶出了几朵小玫瑰。这几朵褪色的干玫瑰粒在杯中极不起眼,思无倒入了小壶的滚水,彤雉闻到浓烈的香气从茶杯中溢出。

彤雉天生喜欢气味浓烈的东西,她对着思无笑,举起了茶杯,端详着在茶水中绽放的玫瑰,

「可能因为香气的关系,忽然觉得这杯里的花比鲜花美.。」彤雉是第一次见到这么漂亮又香的茶。

「是啊,奶奶说年纪小的姑娘好比鲜花,好看却无法让人回味。年长的女人则像这花茶,浓香厚重。」接着思无又从怀中掏出一小包油纸包的东西,轻轻地拆开上面的草绳,展开后是几块精致的小糕点,每个小块都有许多各色各样的花瓣碎混合其中,这辈子没吃过什么精致美食的彤雉都看傻眼了。

「姊姊尝尝看,这是我早上做的。紫色碎末是奶蓟草的花,桃色是马丁香,黄色我取了点马缨丹花瓣,只是为了颜色好看。」

「这几样东西都带些辛或苦味,跟蒸熟了的小米粉和酥油和在一起,上面那是沙漠商队买来的盐,粉色,很美吧。」思无嘻嘻地笑着,好像很是满意自己的作品。

彤雉很小心地拿起一块咬了一口,毕竟这食物太巧,竟不好意思囫囵吞枣,这小米糕中间出人意表的还有一小块晶莹剔透的蜂巢。对彤雉来说,她从未想到这世上除了腐肉外,更能提起食欲的东西。

「思无,我分不出甜咸,但花香与苦味综合蜂巢奇怪的口感却是很让我惊喜!我这辈子都没吃过这样雅致的东西。」

思无一点也不惊讶,「我们少爷是一样的,所以我才想出这许多奇怪的东西,至于这上面的粉盐,尽管你们分辨不出味道,但还是得吃点。既然要吃,何不找来赏心悦目的来吃?」

「怪了,我忽然感觉自己像个正常的姑娘家,也喜欢这些个小东西。」彤雉有些尴尬的说。

思无笑说,

「彤雉姊姊你这么美,却不觉得自己是个姑娘家,真是有趣极了。我好久都没像今天这么开心,公子虽然对我很好,但我最亲近的奶奶过世后,就没有可说话的人了。成天跟公子身边那些傻哩傻气的侍卫们待着更是没话聊,平日只能和他们练练武,你要有空常过来,我还会做很多东西呢。」

彤雉开心的点点头。

「对了,你可以告诉我你们家公子的事吗?我对他的身世很好奇,你刚才也知道我们虽非完全是同类,却相去不远。刚才他拆房子前本来要问他的,谁知道他转眼就变了个鹿不鹿羊不羊的东西,什么话都听不进...」

思无点点头,「公子愿意带你进这大帐,应该视你为自己人。姊姊现在天色有点晚了,你明天早上在石墙前面等我,带你去看些有趣的东西。」

彤雉想了想,好是好,但明天还要跟赞吉上课,这样吧,干脆把赞吉也带来。

「思无,我明天可带一只鹰跟我一起吗?」

思无有些犹豫,但彤雉这么快就跟自己推心置腹,应该没什么问题。何况一只鹰就算捣乱的话自己也能轻易的将那扁毛畜生给除掉。

「嗯,一言为定。我带你出林子吧。」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