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回首难当空》太阳当空照 cp 回首难当空直人

更新时间:2020-04-23 16:06:30

《回首难当空》太阳当空照 cp 回首难当空直人 连载中

《回首难当空》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离悔浮梦 分类:婚恋 主角:胡昭梅,牧就

完结小说《回首难当空》是离悔浮梦最新写的一本婚恋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胡昭梅,牧就,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裹着被子睡了不知多久,牧端来吃食和一碗姜汤,轻轻摇晃着胡昭梅:“冰儿,冰儿!” 胡昭梅微微睁开眼,只觉得鼻塞难受,不想说话,侧过...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裹着被子睡了不知多久,牧端来吃食和一碗姜汤,轻轻摇晃着胡昭梅:“冰儿,冰儿!”

胡昭梅微微睁开眼,只觉得鼻塞难受,不想说话,侧过身,眼不见心不烦。

“冰儿!”牧都不该怎么解释才对,爬上床去,抱起胡昭梅靠在床边,端过粥,轻轻吹了一下,喂到胡昭梅嘴边。

胡昭梅侧过脸去,不想理会,牧就保持着这个姿势,一直举着。

见胡昭梅半天没反应,牧重新从碗里换了一勺热粥,扁着嘴撒娇:“冰儿,冰儿!”

这小子倒挺有恒心毅力,粥都已经换了十几勺,跪在床上,一直端着。胡昭梅有些心软了,这才回过头吃了一口。粥十分粘稠,里面加了红枣和绿豆,味道软糯香甜,相当开胃。

见状,牧像个孩子般欣喜若狂,乐此不疲,小心翼翼一口接一口的喂到胡昭梅嘴边。

吃完粥,牧又端来姜汤,温柔的说:“冰儿喝!”

又不早说,胡昭梅吃得太多,腹容量实在再难装下那碗姜汤,摆手拒绝:“不喝,喝不下了。”

牧跪行绕到胡昭梅跟前,急出了奶音:“冰儿,喝,病方能痊愈。”

见胡昭梅迟迟无动于衷,牧干脆喝一姜汤口,霸气的将她搂紧怀中,直接来了个嘴对嘴喂药。

牧如胶似漆紧的贴胡昭梅嘴唇,任凭她如何挣扎都无法挣脱,甜甜的姜汤不断流近她的口中,柔软的双唇不断摩擦。

药都喂完了,牧还是迟迟舍不得放开,这种感觉太美妙,真想时间能停在这一刻,再也不要分开。

妈呀!这样的玛丽苏情节不是电视剧里的老梗桥段吗?羞涩难当!胡昭梅原本是想撩他,不料居然被个小屁孩反撩、强吻,这张老脸已是无处安放,惭愧羞耻。

趁牧享受其中,稍有放松,胡昭梅一把推开他,赶紧抢过姜汤,咕噜噜一口气喝掉。

瞧他那娴熟麻利的动作,胡昭梅有些不悦的问:“你对姑娘,向来如此吗?”

“初…初次,唐突…冰儿…冒犯。”牧磕磕巴巴,语无伦次,紧张的低下头,不敢直视胡昭梅。

想不到这居然是牧的初吻啊!好歹也曾久经情场,胡昭梅此刻心乱如麻,脑子一片空白,不知该怎么应对了,干脆钻进被子中躲着。

牧手忙慌乱的将碗端走,刚离开房间就在那手舞足蹈,蹦蹦跳跳的欢呼起来。

也不知牧是何时爬到床上来,次日,胡昭梅一睁开眼,牧的头紧靠在她肩上,手脚都搭在她身上。

见鬼了,胡昭梅凝视他熟睡的样子,散发着销魂迷人的魅力,情不自禁的想要亲吻他,不行啊!心中两种声音在互相碰撞,欲望却也越来越强烈,也不知整天脑子里都在想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也不知呆望了多久,胡昭梅的口水都快流出来了,忍不住轻轻抚摸牧的脸颊,他立马醒了过来,温柔一笑。

四眼交汇,胡昭梅这次是尴尬到了极致,内心的恐惧与紧张,兴奋与不安多种情绪相融交错。

牧还是一如既往的温柔细致,起床后立马帮胡昭梅穿衣梳洗,无微不至。

胡昭梅突然想起前夫,当初在婚前对自己有多么的无微不至,心中既害怕又自卑:“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既非禽非兽,自当怀有感恩之心,何况乃救命之恩。”牧微笑的说。

真的,只是为了报恩吗?

生病了的胡昭梅在房间里养了两日,牧深知自己有错,每日准备了药浴,将她照顾得妥妥当当,只是她脾气挺大,连着她哄了两日,都不见好。

第八日,吃过东西后,牧与屋内的其他人,哗啦哗啦的说了一大堆,而后又一脸坏笑的看向胡昭梅,那张人畜无害的脸底下,又不知藏了多少阴谋诡计。

“你,你又拉我去哪?”胡昭梅内心是极其抗拒的,被牧拽起就跑。

牧笑得非常开心,大声回到:“打猎。”

“连弓箭都没有,你怎么打猎?你哄鬼啊!”胡昭梅疑神疑鬼的试探着,生怕他再像昨天那样脑子缺根筋,又做出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

“喂,你吱个声,你还会又拉我去灌水吧?你到底要带我去哪啊?我腿要断啦!”胡昭梅大喊起来。

往上山一直跑,草丛里传来动静,“嘘…”牧作出禁声的手势,松开手,抽出腰间的弯刀,屏息凝视,轻轻朝发出声响的地方迈步。

嗖的一下,一只不明物体极速闪过,牧蹬腿跳起,飞身进入草丛中。胡昭梅目瞪口呆,愣在原地,这速度、这弹跳力,非人类啊!

嗖嗖嗖的声响,草木摇晃个不停,不一会,牧逮起一只野鸡笑盈盈的走出来。野鸡被他割喉,血就像开了水管一样流淌,不断扇动翅膀挣扎。

“徒手抓野鸡,这身手可以啊!”胡昭梅不禁竖起称赞。想来,已经除了粗茶淡饭好几天了,就今日喝了一碗鱼汤,终于有肉吃了。

下山时,胡昭梅发现一颗巨高的树上,有一个鸟窝,顿时馋涎欲滴,心想:难道是鹌鹑?是要烤的,炖的,蒸的,油炸……口水直流,脚挪动挪不动。

发现胡昭梅停下,牧回过头牵起她,不料她一把甩开,见她两眼泛光,垂涎欲滴,朝她看的方向望去,牧也发现了那个鸟窝。

胡昭梅指着鸟窝说:“我要上去,我要去那。”

“不可,危险。”牧看了一下高度,实在担忧。

胡昭梅哪管那么多,小时候去父亲老家时,根本没人陪也没人玩,经常独自爬上树掏鹌鹑蛋,虽然这树比较高,但也应该没问题。

牧一再阻拦,胡昭梅任性,死活闹着非要上去,约束压抑得太久,就想放纵一回。

见胡昭梅有些生气了,牧就不敢再阻拦了。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